四九城里小四酒

坐楼想龙三。

本来这个号没想发文的,现在想了想发一些瞎写的东西吧,我也不打正主tag了,打群里的那个。
“黄老爷子是老北京”。
写车真是肥肠羞耻了。所以不要声张,悄咪咪看完悄咪咪走~不要关注我~

第二张我爆炸了吧……💥

铜雀台尚书令:

舅舅笑的都跟什么似的,大林小媳妇的即视感🙈

我从来没有比今晚更深切的意识到,原来占据我日常生活蛮大部分的追星甚至饭cp这个事儿,在外人看来这么可耻。
我贪图美色可耻,我肆无忌惮表达爱意可耻,我甚至敢把两个天理不容的男人扯在一块尽行夫妻之事,太可耻,最可耻,可耻的不能更可耻。
原来wg的阴影从来就不曾过去过,人家简单几个字,够变成枷锁和绳索捆在你身上,还插块牌子上写“罄竹难书”。就这么个感受。
我不太明白我做错了什么,我追星并没有倾家荡产的不理智,不给蒸煮招黑,没发表过脑残言论。我拉郎写东西,从来只是圈地自萌,甚至不求知己,也没搞事到蒸煮面前去过。
偏偏有人可以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说,你是不对的,你是可耻的,你怎么这么龌龊恶心。
于无声处听惊雷。
我被绑上耻辱柱。
后来我左思右想想不明白,也懒得再想。我是个随便散漫的人,一个潇洒的神经病,所以我在确认自己做的并没有触碰道德底线的时候,我并不他妈care你的意见。恶心转身往自己窝里吐,看不惯闭上眼也闭上嘴,我活的自在就够了,我已经为此付出了很多很多、甚至不敢声张自己的喜好。
我瞎说这许多就是想说,我没那么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我为什么要为他们心目中一个虚假的扭曲的我的形象而负责?我说话够客气了,没那么多忍气吞声的耐心。我现在这样我很开心,我也有庸俗的理想,也渴望世俗的物质和欲望。
但我对自己的欲望诚实,也不害臊。我做我喜欢的,没妨碍到他人就好了。
问心无愧。

你不要不开心呐小哥哥😭

MoLuo:

造谣是没有成本的啊,只需要迎合某些人阴暗的心理就够了。而多数人不关心真相,她们需要的只是传播谣言带来的那种恶心的快感。
而去辟谣去澄清则是非常费力的事情,没有回报,甚至很可能是无用功。
可是就算没用有些事情也还是要去做的,不然夜里睡觉的时候我的良心会痛的。
起码对的起你喜欢他的那份心。

凝魄:

柴可酥斯基:

转发评论点赞,我去做好我能做的
澄清不是造谣,希望大家看明白我们究竟呼吁的是什么
他的点赞也许是告诉我们他没事
可即使他没事,不代表这件事可以不管
澄清也有罪的话,我也无话可说了

-一清:

不是个强硬的人 所以算我求大家去转发
不是去造谣 只是去澄清
如果你保持沉默 只会更加任人宰割
就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也要做条会反抗的鱼
话可能词不达意 就这个意思
已经上升到个人名誉了 真的能做到坐视不管吗?
恳请大家去微博转发澄清 谢谢大家

喵喵喵喵喵:

对面有脂粉有团队 我们玩不过 不甘心怎么办?死扛呗

时有好转:

除了轮转发点赞也没别的办法了,轮呗。死杠了。

黄倪倪:

大家有想法 不用在lofter上抒发
现在微博澄清博被屏蔽
八组微博下边热评被控场
【如图 千赞被八十压】
希望大家能多转一点是一点
让身边的人知道也好
毕竟八组通稿一发 也就那样了

有不同意见不必在此条下表明
我要骂人的

排每一个字

历历:

首先要说一声不好意思 因为精力和时间有限 这个号在我考研结束之前应该都不会再更文了


看文的朋友取关随意



其实我一直告诉我自己不要真情实感
不要过分代入角色 不要让他影响到我的三次元
男神重要 但我的人生路也很重要

但我可能还是做不到
今天背书背着背着就开始跑神 进度放慢了很多


我不明白他做错了什么?
成绩不如别人好可以成为被侮辱的把柄
人缘好所以被叫..... 我说不出口
和小胖关系好 和科哥关系好 叫卖腐

他已经够低调了
早起的微博整天发继科呢
乒乓球火了之后他一次都没发过了
直播 只有一次 还是被逼着搞
直播时候粉丝不停刷要看别人他也乐呵呵的给看
直通比赛输了博哥 和博哥一起回宾馆
唱歌被起哄了多少次 嘲笑了多少次
被发视频 被调侃
都是只有一句:大家开心就好
给粉丝买肯德基吃
签名 合影 从来没有不耐烦
还帮忙抽阴阳师的卡

还要怎么样呢?
他想输比赛吗?
他哥都说他打球很要 没拿世界冠军是老天不开眼
刘指导说他苦大仇深 直通最后说:我知道你很努力
他很累 满头的汗 乱糟糟的头发 站在那里安静地点头
我他妈眼泪都要下来了

我一直在想
能从去年八月份开始到现在还坚持喜欢全员的我 大概真的很稀少了
我刷过龙队的强大而温柔 为他的十年破霜成龙感动过
龙队是无妄之灾 何其无辜

但如果
因为有人侮辱自己的偶像
所以就要通过辱骂别人偶像的方式来讨回公道
这特么
也有点说不过去吧???

去年那场大战我还历历在目
那时候有一些小雨的粉丝很生气 从此以后不喜欢龙队了
我还去留言 不要上升运动员
龙队是个很好的人

我今天回来看
简直就是打我的脸
别人骂我偶像 我说不要上升到真人
结果现在结果就是我家小哥哥被骂成狗
我真的很心累了

我有考虑过退圈
但我还是舍不得

我就说一句我的愿望吧

希望胖球圈毒唯早日原地爆炸









希望您能继续好好打💓

born-in-1106:

【比赛视频】2017卡塔尔公开赛


国内版(HD)

1/16  vs张宇镇(韩)

1/8    vs许昕

1/4    vs梁靖崑

半决赛   vs樊振东


海外版

  • ittv

1/16  vs张宇镇(韩)

1/8    vs许昕

1/4    vs梁靖崑

半决赛   vs樊振东

  • youtube

1/16  vs张宇镇(韩)

1/8    vs许昕

1/4    vs梁靖崑

半决赛   vs樊振东

复古胶带贴纸的不完全种草攻略

马一下 有钱再说🙃

凉鱼鱼酱:

因为直接发长图会糊掉==于是这样可能好一点



按照分类整理了一波适合复古党的胶带、贴纸




依次分别是票据类、拼贴/杂志类、植物类、人物类、抽象插画类、小物件类、建筑类、英文类



最后是购买途径问题(老司机请自动跳过)


图片基本来自官宣










民国军阀三十题

马着写文用

青花:



1.锃亮的黑色军靴,双腿笔直,神色傲慢。




2.态度还算绅士,言谈活泼,看人稍稍流露出猎人的神色。




3.伪装。明眼人一见他便知他的伪装,他漂亮表面下的肮脏的灵魂。




4.鞭子在他手中总是灵活的,洗过不少遍,凑到鼻尖仍有一股血腥气。只不过他不在乎。




5.天气好时他心情也好,拉过自己最亲的小兵乱揉一通头发,小兵盯着一个鸡窝头立正站好,他哈哈大笑。




6.他的舞姿是优雅的,他的甜言蜜语也足够轻柔。只是懒到骨子里,根本不想表现。也犯不着。




7.高鼻梁深眼窝,下巴是冷硬的线条,身材上宽下窄,腿长腰细,浑身没赘肉,从后背到小腿一路的线条都很流畅。这是属于一个军阀,一个土皇帝独有的美。没人敢告诉他罢了。




8.他吃饭很挑食,这个不吃那个不吃。这是他唯一很幼稚的地方,一辈子也改不了。




9.小时候常挨揍,长大了爱揍人。和他老爹是一模一样,他的老保姆有时叹气。




10.他不爱人,嫌爱人又麻烦又费心,不如爱猫猫狗狗。他最喜欢的活物就是那只娇气的花猫,也挺喜欢窗外的画眉鸟,可惜飞走了。




11.他从不觉得杀人是罪过,也没做过噩梦。惹怒了他的人,犯傻的人,做错事的人,惹麻烦的人,全都该杀,理由都足够充足。他年轻时酷爱自己行刑,老了不想干了才让位。鲜血的气味总能让他战栗不已,想一发猛烈的春药。




12.他有自己的一套接人待物的方法。他的要求似乎不高,不碰触底线就可以;问题是,没人知道他的底线是什么。知道的人那一瞬间就毙命了。




13.每一年都有某个大家小姐千金闺秀在一个不知名的舞会上跟他结识,然后疯狂的爱上他,一段时间后又撒手不干了。大家都说他风流,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烦不胜烦。不过姑娘送上门他还是要,在他看来这就是天理,没什么好解释的。




14.他是个老光棍,三十多了不结婚没孩子,连个跟在身边的妾都没有。烟花之地倒是都有他的相好,但是每个相好跟他的关系都若即若离,没一个有嫁他的意思。大有一辈子光棍的势头。




15.“喝不喝红酒?”有一次他摇晃着高脚杯,笑眯眯的问他的小兵。小兵一害怕,手里的东西掉了一地,后来那杯红酒就全砸到了小兵身上,酒瓶子摔碎了让小兵跪在上面一整夜。小兵身体上受了苦,心气上倒是觉得这才是他的常态。




16.“你知道……我是配不上你的。”她说,脸颊粉嫩,睫毛垂下来,根根乌黑漂亮,让他喘不上气。“你……你总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而我是个蠢女人,配不上你。我真的爱过你!我——”而当时十六七岁,初恋的他摆摆手要她住口,脸色苍白的吻一下她的唇就离开了。那是他唯一一场真正的恋爱。




17.他有个毛病,得抱着人才能睡。有时候抱着个窑姐,有时候是刚下台的戏子,实在不行就是他的小兵、他的猫。他没有那股生人的热乎气睡不着。




18.他会拉小提琴,小时候他妈逼他学的。现在有时候想起了少年时代还自己拉一曲听听。




19.他是个很怕麻烦的人,有想利润最大化,就常攻城成功后先抢劫后屠城。老百姓叫他阎王,他不知道,知道也不在乎。




20.有一段时期特别乱,军阀混战,日本人也开始加入了地盘的争夺。他几天几夜不合眼的想办法,他不爱国,那时候也没国家可爱,就是凭直觉觉得老子的地不能让给日本人。凭着这么一口不明不白的气,他没当汉奸,尽管大家都不这么认为。




21.他赢多输少,那是天生的运气;手底下的兵几分几散,那是造化。他就像头野兽,有股闯劲,这种劲从少年持续到了中年。很不容易。




22.新中国成立那天,他站在窗边看着楼下的人群,脸上不悲不喜。他搂住花猫,突然有种累了的感觉,想卸甲归田,带着他的小兵和猫。




23.他说到做到。他把队伍收归了共产党,自己挂个名,靠十几年攒下的钱当皇上去了。共产党里有个他的发小,听说他的事迹心想这哪是觉悟高,明明又是犯懒。在心里想想罢了,没说出口,他的表彰大会发小的鼓掌声最响。




24.一个大房子,一只花猫,几个盒子炮,一队仆人,一个小兵。他闲来无事想,这就是他,一个比较幸运的军阀的下场。真是不错……他给猫顺顺毛,听猫咕噜咕噜的声音。




25.后来他和小兵在一块了。小兵先开的口,以一种英勇就义的神态,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跪在三十多岁的他脚底下,眼神坚毅。他惊愕,抬手一巴掌,小兵疯了似的握住他的手狂吻。这感觉太微妙,给他一种真实的被爱的感觉,仿佛灵魂都在战栗。也还不错,他想着,俯下身子在小兵的额头上一吻,微笑着看小兵的眼睛被点亮似的闪出光。




26.生活自从他过完了三十五岁生日后更简单了。吃喝拉撒睡,抱着小兵翻天覆地的胡闹一通,小兵总是以一种看孩子的宠溺眼神看着他。有一天他想,原来被宠感觉这么好,怪不得以前我爹的姨娘们天天争来抢去。而且这么说来我的猫感觉肯定也很好,我这么宠着它。我和它一样,被爱着呢。




27.有一天他自己出去散步,回来客厅里多了个小孩。他一愣,小兵低着头说有个女人过来说是司令的儿子,小兵没辙就收下了。他仔细看了,孩子是和他很像,身材高挑五官深刻,就是带股奶味。小兵有点窘,仿佛这是他的儿子,他更是不太舒服。最后以司令的口吻说道:“既然是我儿子,那我就养!”小兵习惯性的敬个礼,看他一眼,这奶孩子就在家住下了。




28.吃喝拉撒睡,养孩子。孩子伶俐,七八岁光景,静静的不爱说话,倒是很黏小兵。他嫉妒,非得让孩子跟他亲近,弄得孩子又哭又闹再加小兵一个白眼。这他就受不了了,小兵这小兔崽子居然敢翻他白眼。刚想活动活动筋骨揍他一顿,刚要喷射而出的污言秽语就被小兵有力的吻给堵回去了。这小王八蛋,他迷迷糊糊的想。




29.他过的很好,没有任何不良习惯,生活也不乏趣味。孩子越长越大,越想越英俊,对他态度也好的多了,这让他很欣慰。他活的不长不短,正好五十五。临终前他拉着小兵的手说还好没到他太老的时候,小兵几乎要崩溃,泣不成声。他微笑,笑着笑着就看见了过去的人,不知哪来的力气,吻一下小兵的手就去了。孩子和小兵都极难过,他的葬礼发小也去了,看着小兵红肿的眼圈心说他一辈子杀人放火何德何能死了还有人真心哭他一场,也算不容易。想着想着自己也流下几滴伤心泪,嘴里念叨节哀节哀。




30.他是一个军阀,一个凶狠残暴,有点怪癖的男人。戎马一生,爱过别人被人爱过,当过皇帝也被人拷打过,总而言之人生应有的他都有了,真是浓墨重彩。他就是他,一个男人,一个军阀。





End.






作者的话:本来是想写梗题的,写着写着就成了一个男人的故事了,因为觉得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就干脆给他个男人我也是有够不负责任。不过“他”其实有原型,都是尼罗的民国文给我的灵感,比如爱猫是《义父》中陆雪征的特点,必须搂着人睡觉,生性残暴喜欢屠城都是《残酷罗曼史》里何司令的风格。小兵嘛,也是何司令中出现过的,本来很期待但最后没在一起有点糗啊。尼罗的文相当好看,欲罢不能,一种乱世枭雄的军阀情怀让人情不自禁跟着作者的节奏走。说多了,总而言之,看的愉快。



恶之花

食野社:

书名:恶之花


作者:波德莱尔


[1] 祝福


我的指甲像哈尔比亚的利爪,会抓出一条路直达他的心脏。




[2] 信天翁


船是在苦涩的深渊上滑进。




[3] 信天翁


就可怜地垂下了雪的翅膀,仿佛两只桨拖在它们的身边。




[4] 我爱回忆


她们是鲜果,无损伤 也无裂口,让人想咬一口光滑结实的肉。




[5] 唐.璜下地狱


那直挺挺的石头大汉,身着盔甲,手执木棒,切开了黑色的波浪。可这位镇定的英雄,俯靠长铗,只望着船迹,其余的皆属不屑。




[6] 她的衣衫


一切都是黄金、刚、钻石和光明,像无用的星球永远辉煌灿烂,不育的女人显出冰冷的威严。




[7] 腐尸


形式已消失,只留下依稀的梦,一张迟来的草稿图,在遗忘的画布上,画家的完成,仅仅凭着记忆复出。




[8] 腐尸


领过临终圣礼之后,当您步入草底和花下的辰光,在累累白骨间腐朽。那时,我的美人啊,告诉那些蛆,接吻似的把您啃噬。你的爱虽已解体,但我却记住 其形式和神圣本质。




[9] 吸血鬼


我请求有一剂毒药,来把我的软弱援救。




[10] 猫


当我的眼如被磁石吸引,驯服地转向了 我所珍爱的这只猫,当我在内心自审时,我惊奇地看见了火 从苍白的眸子射出 这明灯,活的猫眼石,在死死地观望着我。




[11] 秋歌


我的心只会是红而冷的一块,就像太阳落在北极的地狱之中。




[12] 秋歌


我瑟瑟地听木柴一块块落下,搭绞架的回声也不这样沉闷,我的精神好似堡垒终于倒坍,受了沉重不倦的撞角的击震。




[13] 猫


黑暗会拿来当作阴郁的坐骑,假使它们能把骄傲供人驱遣。




[14] 快乐的死者


睡在遗忘里如鳖鱼浪里藏身。




[15] 忧郁之一


大钟在悲叹,而那冒烟的木柴 用假嗓子伴随着伤风的钟摆,一局气味污浊的牌正在进行。




[16] 忧郁之二


我是间满是枯萎玫瑰的闺房,里头一大堆过时的时髦式样,唯有布歇的苍白,粉画的哀悲,散发着打开的香水瓶的气味。




[17] 忧郁之二


什么也长不过瘸了腿的白天。




[18] 七个老头子


到处都像树液般流淌着神秘,顺着强大巨人狭窄的管道群。




[19] 小老太婆


博学的死神在这些棺中放入 一种奇特抓人的趣味的象征。




[20] 小老太婆


只要看见这些不协调的肢体,我就不禁要把几何学想一想,木工要多少次改变棺的形制,才能正好把这些躯体来安放。




[21] 醉酒的捡破烂者


有时候我觉得我的血奔流如柱,像一口泉以哭泣的节奏喷出。




[22] 库忒拉岛之行


我的心埋葬在这寓意之中,好像裹上了厚厚的尸衣一重。




[23] 远行


几个迷恋女人眼睛的占星者,庆幸逃离有迷药的残暴魔女。




[24] 远行


为了不变成畜生,他们欣赏着 寥廓,明亮和天上的片片火云 啮人的冰,把皮肤晒成铜色的 太阳,慢慢地抹去接吻的遗痕。




[25] 首饰


灯光啊终于顺从地渐渐死去,只剩下壁炉的火把卧室照亮,每当它喷出冒着火焰的叹嘘,就把血涂在琥珀色的皮肤上。




[26] 声音


我那着了迷的洞察把我损伤,我拖着蛇,它们噬咬着我的鞋。



【框圈】陌路人

悄悄存着看...

框圈:

那天真是鬼神心思,丧成这样= =


——————————————————


 


马龙和张继科认识的时候还是屁大点的年纪,张继科在土坷垃地上跟邻村孩子踢皮球,有人铲了他小腿,他躺在地上不停打滚。一直滚到树底下。马龙背着家伙,猴子一样从树上爬下来,拉了张继科一把。他已经窝在树上看了半场球,算着时间该去拜见师父,提早约的时间,迟到了不像话。


“东院儿怎么走?”马龙拍拍手上的灰茬子问张继科。


张继科抱着小腿骨龇牙咧嘴,他是真疼,说不出话来。马龙看着他这熊样,觉得走开不厚道,就蹲下来等。相遇的日子特别好,天都比平时蓝。


后来张继科一瘸一拐,拉着马龙的手穿过巷子口。


“论辈分你该叫我师兄。”张继科说。


再后来他们一桌吃饭一床睡觉,听同一只鸡打鸣,喝一口井里的水。


山高人多村子离得远,认识不容易,也算有缘分。


 


马龙是个挺无聊的人,每天除了按点吃饭睡觉描线锯木头,就蹲胡同口看人下棋打牌,回院儿就顶着黄灯看看小画书,每次师父头顶冒火的时候他就低眉顺眼装乖。但是私底下脏话顺嘴溜。张继科不喜欢跟他混在一起,就每天活干完窜出门去踢皮球或者游泳,滚一身草汗才回来,上桌吃饭呼哧呼哧喘,马龙吃完自己的一份儿,两副碗筷拎出去洗干净。


师父喜欢马龙多一点,张继科也没不服气,他不怎么在意这个。他想着哪天能出师,就坐火车去外面,再也不回来。


晚上两个人端着搪瓷盆在院子里冲凉,脸对脸弟弟对弟弟。


“你真小。”张继科嘲笑马龙的弟弟。


“大有什么用,斧头唬人,照样比不上电锯。”马龙说。


 


不过后来斧头上了电锯,所以弟弟大了还是有点儿用。


 


张继科不知道自己喜欢马龙什么,反正看着挺顺眼,而且一个床上睡,夜里两个被窝合成一个,搞完再分成两个,起床的时候分缸刷牙,师不知父不觉。


中秋的时候厨房发了土月饼,五仁馅儿,甜齁。张继科狼吞虎咽地吃完了自己的,晚上马龙从枕头底下又摸出一个塞张继科手里。


“你不吃?”张继科手心里出了点汗。


马龙缩在被子里摇头,笑的乖甜,小脑袋一个。


张继科拿着月饼,觉得胸腔软成鸡蛋羹。被窝里脱裤子未必是喜欢,心疼你才是了不起。


 


合桌吃过几次年夜饭,两个人就长了几岁,张继科心里爪子一年比一年挠的厉害,他开始准备着走。这几年攒了点钱,捆在包裹里。他想了想,觉得身为男人,睡过了别人就要负责任。于是张继科去问马龙。


“你跟不跟我走?”


 


 


“你跟不跟我走?”


 


 


马龙小时候身体不好,被隔壁二炮三虎按在墙上揍,鼻青脸肿像个萝卜。所以他不愿意出门,因为真的打不赢,打不赢还不躲,马龙又不是傻子。


张继科当然没揍过他,但是马龙还是不敢跟他就这么走了。谁知道外面有没有七炮八虎再把他揍成萝卜,张继科不是他爹,就算是他爹也没用。


“你跟不跟我走?”张继科问他,木屑纷飞里认真得如同一颗钉子。


马龙哼唧了半天,对张继科说:“再说吧”。


胆小的人都没什么用,喜欢一个人也做不了别的,只能省下自己的月饼。


 


 


山里的车少得可怜,半年才走一趟。春分夜半,冬至凌晨。


张继科觉得半夜赶车像贼,意思不太好,所以决定坐冬至凌晨那一趟跑路。


 


第一年冬至,前一天夜里下雪,张继科睡不着,马龙包裹收拾好了,坐在床上发呆。


“我们明年再走吧。”他对张继科说,眼神求肯。


“为什么?”张继科不明白。


“不为什么。”马龙声音含混在嘴里,爬过来抱住张继科。外面风卷着雪挠了一夜窗玻璃,他们抱着钻进被窝,马龙大腿根炭一样热。


于是他们就没走成,第二天傍晚张继科回过神来,悔得肠子青,但是车已经开走了。


 


 


一年十二个月,春风吹,夏雨水,秋后转眼就是第二年冬至。


马龙前一天回了隔壁村,说临行要见见父母。张继科信了他,约好一早车站见。


结果第二天马龙睡过了头,他们又误了火车。张继科铁青着脸站在石台子上等他,这一年又没了。


马龙拎着包袱一路跑着来,张继科二话不说一拳砸过去,把马龙鼻子都打歪了。他疼得眼里淌水,对张继科说,“操你妈。”张继科又一拳砸过去。马龙躲了一下,磕在牙齿上。舌根底下含着血,一口吐出来。


张继科一点都不可怜他,只觉得恨,掐死他都不够。


 


第三次只过了半年,六个月。张继科的梦做得越发辽阔,他真的不愿意等了,反正春分天暖,黑暗里也能开出花。半夜走就半夜走,鬼都不怕我怕什么。


他们俩过了年就分了房睡,门对门挂着帘子。


马龙拿斧子劈木头的手一日比一日稳,打出来的物件齐整漂亮。中秋有人请他做活,交付之后还给了月饼,八个一盒,六个红豆沙枣泥,还有俩蛋黄馅儿。他把月饼放在张继科的床头,回自己的屋睡。


转头春分半夜,张继科在站台上等马龙,一盏孤灯,几平米的小水泥板,铁皮车静默,如休憩的怪物。


这是第三年。他等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等到马龙。


“走不走?”车头儿问他。夜里风暖,哗啦啦的吹。张继科知道这就是马龙的选择,树上跳下来的马龙,跟他睡一个被窝睡了将近十年的马龙。他始终改不了这个人的心。


于是他咬死了牙,然后闭着眼睛上了车,哨响车鸣,轰隆隆好像天崩地陷,从此就埋了过去。张继科坐在麻袋上,捏着买好的两张车票,在黑暗里没声响地哭出来。


 


 


 


 


 


后来张继科给马龙寄过信,还要过一次照片,刚开始的日子最难过,他总是想马龙。人不是木头,说断就断也不是件容易事。


但是信寄出去没回音儿,张继科忙着工作挣钱买房买车。马龙逐渐就成了糖人,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根棍儿。


少年时候那点甜,放大海里什么都不算。青梅竹马的故事都是坑人的,还不如去看漫画。


再后来有人给他介绍女朋友,很漂亮的女人。中秋节也会买月饼给他。面里放很多鸡蛋,烤出来满世界都是香味,什么馅儿都有。张继科明白,之前的感动不过是因为见识少,谈恋爱就是互相疼爱,跟谁谈都一样。


 


 


有一次张继科去门口收发室拿快件,看见看门的老头子在院子里烧东西。张继科眼疾手快,从纸灰里捡出来一张马龙的照片。


他有点傻,只能问人家,“这照片哪儿来的?”。


“好多信没人收,”老头子跟张继科抱怨,“写信只写地址,都不知道写收件人,没人教过吧。”


张继科心想原来他还是回了信的,只是人太蠢。他捡了这张照片走,但是信都烧掉了,没留下一封。他有点遗憾,不过马龙应该写不出什么东西。白天做活儿晚上睡觉,也就这点事,张继科并没有很想知道。


他看着相纸上这个几年前的马龙,好像刚剃了头,人也不多好看,跟小时候差不多,都没变样。感情没了,看照片就是张照片。


 


 


晚上他跟女人去看电影吃晚饭,把马龙的照片拿给她看。女人捻了捻相纸,问张继科,“这是你兄弟?”


张继科不想撒谎,也没法说实话,想了想,说“算吧。”


女人也不是很介意,只说“这年头还有黑白照。”


张继科说,“我老家穷的叮当响,走十里路拍张照,还得走十里路到邮局寄。”


 


 


后来张继科喝了酒,回去的时候女人开车他睡觉,在副驾座上微微打鼾。


“你别睡,”女人捏他脸,“夜里一个人开车,我心里慌。”


张继科就没辙,只能睁着眼,努力让自己醒着。他猛地想起马龙的照片还忘在了餐桌上,就“啊”的叫出声。女人问他怎么了,他想了想懒得回去拿,就说“没事”。然后又补了一句“不用怕,我醒着呢。”


张继科觉得挺没劲的,这时候想起马龙,好像也没多少喜欢,连样子都记不得。自己年轻的时候还为了他哭过,都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哭,反正马龙也死不了,就算死了,好像也跟他再没什么关系。人非薄情只是命不同路,他又不是没试过和他在一起。


然后他问了女人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你跟不跟我走?”


女人愣了一下,笑成一朵花。


“好啊。”她说,“为什么不呢?”


 


 


THE END